小说的开头

别人的故事 | Review

《苹果笔记本》珍妮特·温特森著

为了避免被发现,我一直在奔跑。为了能让自己发现事物,我一直在奔跑。

《本色女人》松浦理英子著

房间里不断地传来用湿毛巾擦拭靠垫儿的声音。

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张爱玲著

起先简直令人无法相信——犹太人姓李外的极多,取名汴杰民的更多。

《幻影书》保罗 ·奥斯特著

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。

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米兰·昆德拉著

永恒轮回是一种神秘的想法,尼采曾用它让不少哲学家陷入窘境:想想吧,有朝一日,一切都将以我们经历过的方式再现,而且这种反复还将无限重复下去!

《在路上》杰克·凯鲁亚克著

我第一次遇见迪安是在我同妻子分手不久之后。

《八百万种死法》劳伦斯·布洛克著

我看到她进来。想看不到也难。

《一九八四》乔治·奥威尔著

四月间,天气寒冷晴朗,钟敲了十三下。


《苔丝》托马斯·哈代著

五月下旬的某个黄昏,一个中年男子正从沙斯顿回家往马洛特村走去。

《偷书贼》马克斯·苏萨克著

首先留意到的是各种颜色。然后才注意到人类。

《云图》大卫·米切尔著

在印第安小村落外那片荒凉的海滩上,我碰巧看到一串新鲜的脚印。

《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》珍妮特·温特森著

和大多数人一样,我跟父母生活了很久。我父亲喜欢看角斗,我母亲喜欢角斗,但那无关紧要。他总是站在光明正义的一边,就是那样。

《我是个年轻人,我心情不太好》阿澜·卢著

我有两个朋友,一好一坏。我还有个哥哥。

《我坐在彼得拉河畔,哭泣》保罗·科埃略著

我坐在彼得拉河畔,哭泣。传说,所有掉进这条河里的东西,不论落叶、虫尸还是鸟羽,都会化成石头,累积成河床。假若我能将心撕成碎片,投入湍急的流水,那么,我的痛苦与渴望就能了结,而我,终能将一切遗忘。

《查特莱夫人的情人》劳伦斯著

我们的时代到底说是一个悲剧性的时代,所以我们才不愿意悲剧性地对待它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