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只道是寻常

另一种判断 | Thought

本来这篇日志要叫写在末日之前,但总觉得太悲观灰暗,虽然周围的人总是不断在提起,但内心深处大家都不相信这是真的,如同每一个东西方节日一样,这一天也变成了一个狂欢的借口。我本人也相信并没有末日来临。
malingcat写:“真正让人不寒而栗的末日必定是‘反文艺’的,也就是人的想象无法触及的,毫不给人以幸灾乐祸机会的,乃至毫无戏剧性的,就如艾略特在《空心人》的末尾所写到的:世界就这样结束,世界就这样结束,世界就这样结束,不是砰的一响,而是呜咽一声。”
深以为然。

2012就在这样兴高采烈兴师动众的末日来临中走向结束,后会无期。

和同事说,这一年都很忙,所以一点都不愁写总结。同事说,你都要变成工作狂了。
是的,是的,作为一个工作狂,回头想那些为了总结苦思冥想的日子,基本都是百无聊赖度过的,现在呢?
自去年12月跳槽后,这份工作忙碌甚至是劳累的做了一年多,断断续续换了4个岗位。
做了这么多事以后,再次明确性格是可以塑造的,能力是可以提升的,只要你想,并且做。
2-3月份的时候在工作中瓶颈,其实并非自己能力不足,而是没有找到与别人交流的方法。
5月份遭遇了不及格的上司,工作毫无头绪。
7月以后才开始慢慢步入正轨。
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价值,做一些别人没有做过的事。
新生的公司好像一个新的世界,也许这不是一个最报酬丰厚的平台,但肯定是一个最适合学习的平台。
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认真工作到后半夜,为了自己的强迫症把PPT改了一遍又一遍。
也从未想过从工作中获得认同感和成就感,因为总有别的东西支撑,兴趣爱好,人际交往,恋爱,或者别的什么。
而当生活变化,对别的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时候,努力工作大约是最容易做到的事。

以前就觉得,人生不光需要努力,机遇反而才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,但自己一直缺少的就是这个。所以有时候还需要想一想如何让自己放平心态,按部就班。

按部就班的另一面可能就是生活开始变得枯燥枯燥,两点一线。朋友们越来越少来往,不少人都去了外地,也开始和同事一起玩。
不再自诩文艺青年,去唱K的时候也会融入大众来几首从前不屑的马路歌曲,不得不说,大众文化带着一种煽动情绪,让人不自觉应和。
文艺终归是件孤芳自赏的事,而且往往是自命清高。

因为这一年太平淡,能拿出来说的事情不多,其中一件是这半年反复念叨的失恋。
其实这个问题想的很清楚,可是不断地浮现回忆让人不得安宁。
说起来,在意过的人并不多,但总不能留在身边,于是慢慢的甚至可以说已经习惯了失去。
如果你怎么都得不到,歇斯底里撕心裂肺你都得不到,你会不会再去争取?我不会。
很早以前《东邪西毒》里说,当你不能够再拥有,你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。甚至《李米的猜想》里也说,忘记是一个人所能做到的最困难的事,但是我决不忘记你。
我不是这样偏执的人,最多有点念旧。
只是契机不到,或者时间不够长。
也许最好的一点,是会从中失败的感情中吸取教训。没有绝对的一个人对错,还怨恨,也许只是因为还在乎。
不过不管如何,这都已经是我一个人的事了。

在电影院的时候,听到一个预告片里说:不懂得忘记过去的人,不应该去招惹别人。
隐隐有种负罪感浮现……但又说不清道不明……
这是今年另一件做糟的事,就像收藏的白纸,自己亲手染上墨迹,耿耿于怀,不知何时能解脱。

对感情如此,对朋友也是如此。
凡事留有余地,希望得到一种大家都好的结果,本身这就是不可能的。所以以为自己尽力了,却总是没有好结果。
人生中和朋友闹翻的机会不多,但总有那么几次。我们本就是不同的个体,拥有不同的观点。假如你不信任我,那何必再勉强?
不知几个人说过我总是反反复复的犯同样的错误,屡次因为同样的性格被伤到,却屡次不改。不知道这算不算念旧的一种。

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正在成长:“成长或许就是一层一层地包裹了初心,是褪去了翅膀的家禽在笼中日益发胖。我们接受了这一切,然后变得温和,达观。”
有时又觉得自己只是和自己妥协,放弃梦想,泯于世俗。
人生总是充满思辨和矛盾。
无论如何,大风大浪都已经过去,自己平平安安走过2012,并开始更加务实的生活,开始学会如何珍惜家庭,珍惜朋友,珍惜身边的一切。值得庆贺。

未来,2013年,对自己的期望,大概只有一条:学会和自己独处。
世界是安静的,人是孤独的,但人总是为了不孤独而沉迷于追逐喧嚣……
愿我学会以自己的方式与这个世界相处。

2012/12/20 UPDATE
末日之前再补一句: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’re doing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