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安可的城市

北纬36°04′N | Dairy

大乔小乔是一个组合,大乔小乔巡演青岛站,在小小的不起眼的酒吧,门票50,10来首歌,短短的1个小时。
来的人不多不少,抱着孩子凑热闹的也有。但怎么说呢,没有氛围。

大乔看上去年轻,爱笑,话痨,整个过程就是他自己在自high,轮到他唱他就吼,和专辑里的安安静静的感觉一点不像。
小乔呢,第一反应都是这孩子怎么都这么大了。一直以为她才十一二,看样子十五六了,一查资料,果然人家97年生的。戴着个帽子,安安静静的唱歌,不说话。 灯光打在帽檐上,隐约一个轮廓,整个过程都看不清她的脸。越看越觉得有点像白菜, 有点神经质气息。结束以后问她,说是叔叔太话痨。 她都无语了。笑起来才像个十几岁的小朋友。

孩子总要长大,童音开始变得有点哑哑的,但是他们唱歌不跑调了。
100块的专辑没有买,签名也没有签。他们是我想象的样子。
如果不是因为那篇小说, 我不会知道这个组合。现在作者不写了。我听过了。 虽然,最后的最后也没有唱我喜欢的《凤求凰》。

 

青岛是一座文化沙漠。这里有有很多名人故居,有很多新兴的文化界名人,但是这里没有文化氛围。
前年去看《恋爱的犀牛》,会后采访中国话剧团,演员说被青岛观众的冷漠伤心了。没有人鼓掌,没有人叫好,甚至……没有人喝倒彩。
听过的从来没有一场演出有过安可。唯一的反应,就是,没有反应。
不说和北京、上海比,文化氛围连济南都不如的小城,有什么资本自恃甚高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