牢骚

压抑太久了会爆发,我觉得压抑太久会变态。

之前总有人说我写的东西矫情,我也就默默接受了批评,不怎么写博客了,可是不写博客找不到情绪发泄的途径。
后来我又想,我写自己拧巴矫情吃饱了撑的无病呻吟,关你们什么事儿啊,不爱看滚。

前几天和人聊着聊着天,对方突然说了一句:怎么办,我讨厌你了。麻烦您拉黑名单好么,这还有怎么办的,讨厌就别联系别见面,掰掰了您呐。
我又不是第一次被人讨厌,还有人说我一直挺讨厌呢,反正我现在已经不要脸了,爱谁谁。

还有一个超极品的女同事,不停地叫我亲爱的,滚你妈逼不包邮啊,谁是你亲爱的。Once offering, always offering?我又不是贱,怎么你就能把事儿想的那么美。回去找你妈找你老公养着你,别出来祸害群众,三十多岁的人了,能不能有点脑。

搬来新办公室一个礼拜,每天在甲醛屋里考验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,心里默默诅咒领导开车半路没油,生意一蹶不振。遇上这么极品一个老板,肯定上辈子没积德。据说什么样的老板底下什么样的员工,为了不变成极品,我还是早点武装自己滚蛋吧。

6 thoughts on “牢骚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